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九十一章 遗书

作品:苍青之剑|作者:幽祝|分类:历史穿越|更新:2020-01-29 18:36:08|下载:苍青之剑TXT下载
  埃莉诺回到主位面,就看见阿斯克趴在桌子前打盹。

  唉,为了大家,你这段时间也很辛苦吧。

  从床上找来一条毯子,埃莉诺将其盖在了阿斯克的身上。

  然后他就醒了过来。

  “唔,检查完了是吗?”阿斯克抓住肩头滑落的毯子,问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埃莉诺将结果说了一遍。

  “四个感染者,这么多吗?”阿斯克感慨起来。

  “加上你,或许就是五个了。”埃莉诺拿起被他枕在头下的古书,“回去吧,检查完了去床上睡一觉。我带着书本去魏斯巴赫驻地,今晚就会跟随队伍离开。你们注意不要随便传送出来,以免暴露。”

  “好。”阿斯克的身形消失不见,传送回了炉火岛。

  埃莉诺在书桌边坐下,椅子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体温。她盯着空无一物的桌面看了半晌,沉默无语。

  然后,才幽幽叹了口气。

  从抽屉里取出信纸、墨水和羽毛笔,她将信纸在桌上压平,然后开始写信。

  第一封是给诺菈的:

  “亲爱的诺菈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……”

  另一边,在炉火岛里,刚传送进来的阿斯克,立刻遭到了诺菈和美狄亚的左右夹击。

  两个姑娘从两边抱住他的两只手臂,气势汹汹地争论起来:

  “我有治疗经验,如果检查过程中出了什么损伤,我还能及时把他救回来!”诺菈义正言辞地说道。

  “呵呵,我在读心方面的经验比你强多了,在我手下他根本不会受伤!”美狄亚冷笑着反驳道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其实只是想窥探他的思想!”

  “说得好像你没有窥探过他的思想似的。”诺菈有些生气地说道,“你都看过了,为什么不让我看?”

  这姑娘明显是性子温柔惯了的,明明心里已经很不爽了,语气却怎么也强硬不起来。似美狄亚这种积年老贼当然更是丝毫不惧,当下眼睛一瞪就吼道:

  “我看过了就要给你看?那以后我结婚了丈夫是不是也要分你一半?”

  诺菈:………………

  完了,希拉在旁边也是无奈扶额。

  想也知道诺菈跟美狄亚吵架肯定吵不赢,如果说温柔型的诺菈战力是10,那么泼辣型的美狄亚战力就是1000,直接碾压成渣,根本还不了口。

  不过,吵架的输赢,也决定不了战利品的归属。

  因为这战利品是活的啊!

  “这有什么好吵的。”阿斯克莫名其妙地道,“你们要是不放心对方,那就一起看呗。”

  诺菈立刻拼命点头,而美狄亚则是气得发抖,狠狠地掐阿斯克的腰。

  “你又怎么了!”阿斯克烦闷。

  “你能不能矜持一点啊!这可是你自己的记忆啊!”美狄亚简直要气炸,“给别人看记忆你会有快感吗?你变态啊!”

  “这不是为了防止有潜藏的心灵瘟疫吗?”阿斯克无奈摊手,“再说了,你又不是没看过!”

  美狄亚:………………

  啊啊啊啊这个男人!就是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让人好不爽啊!

  她气得用手指不停拉扯头发末梢,而诺菈则是忍住了要欢呼的冲动,随后从容地看了她一眼(然而眼神里的得意根本掩藏不住),说道:

  “那么,美狄亚。是让我来检查阿斯克,还是我们一起呢?”

  “一起!”美狄亚咬牙。

  这要是对方在阿斯克脑子里安插后门怎么办?

  虽然美狄亚现在还做不到,但是如果她能的话……以己度人,她是绝对不放心让诺菈独自检查的。

  于是两个姑娘就围住了阿斯克,在他完全放空精神的情况下,细细地检阅起他的记忆来。其态度之细致,手法之认真,和她们检查其他姑娘们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
  “唔,这就是阿斯克的小学吗?”

  “跟你说了,他的世界很无趣了。别说超凡能力了,连科技都落后得很。”

  “龙之国的小学班级,人数都这么多的么?老师教得过来吗?”

  “他小学唯一的优点就是不让早恋。”

  “话说……这个年纪也不大可能早恋吧。”

  两位心灵术士姑娘嘀嘀咕咕地,而阿斯克坐在椅子上,半眯着眼睛,渐渐地又睡着了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现实位面。

  埃莉诺写完最后一笔,将信纸小心地折叠起来,然后在外面写上“给蜜儿”。

  旁边是叠好的整整齐齐的信纸。

  她给团队里的每个姑娘都写一封信。

  最后拿出一张纸,埃莉诺定了定神,然后落笔:

  “亲爱的阿斯克团长……”

  有些过于暧昧了。她将“亲爱的”这个单词涂掉,然后再次迟疑起来。

  即便是涂掉了,这个位置和涂抹的长度,还是能让人轻易猜出原本是什么词汇。

  于是她又换了一张新纸,写道:

  “阿斯克团长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大概已经死了吧……”

  埃莉诺忽然停笔,沉默下来。

  给其他姑娘的顶格开头都是“亲爱的”,唯独给阿斯克的称呼没有修饰定语,这会让他觉得是自己是在刻意疏远他吧?

  苦恼地将纸揉成一团,埃莉诺又拿出一张新的纸,就“最开始的称呼应该如何书写”这件事情,思前想后,犹豫不决……

  最后仿佛放弃般放下了笔,将脸深深埋在了双臂里。

  “阿斯克……”她喃喃地说着,眼眶渐渐地湿润了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恍惚间,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。

  过去的一幕幕在她脑海里闪现出来,仿佛泛黄的老旧电影胶卷般,画面时而清晰,时而模糊,夹杂着无数人的话语声:

  “……您明白吗?我已经一无所有了……让我解脱吧……”

  “……我只是屠城,你却是灭国!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!”

  “……一旦战争来临,根本不会给这个世界的弱者……留任何一条活路……”

  “……给我个解脱吧……杀了我……”

  “……将这些没有接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平民,送到残酷的战场上当炮灰?”

  “……说到底,我们这样的人,就像是无根的浮萍,被水流一冲就散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在接下来,那位至尊亲征意大利加的战役里,这个死亡的数字会乘以十倍!百倍!甚至千倍!”

  那些层层叠叠的声音,那些绝望的哭泣、疯狂的嘶吼、以及悲哀到极致的呢喃声,最终隐隐约约化为一片低沉的呐喊。

  那是她自己的声音:

  “弱者,在这个世界上,真的没有任何……发声的权利吗?”

  ……

  “是这样的啊。”

  “所以,尽快成熟起来吧,埃莉。”

  埃莉诺猛然从桌上惊醒。

  “阿斯克!”她叫了一声。

  帐篷里空无一人,四周寂静无声。

  可她刚才分明听到了阿斯克的声音。

  是梦么?

  埃莉诺低下头来,呆呆地看着桌上被泪水打湿的纸,上面什么字也没有写,一片空白。

  她叹了口气,将这张纸按照先前那些信的样式叠好,然后端端正正地在外面写上两个单词。

  给阿斯克。

  将这些信全部夹在了《荒谬之梦》的书页里,埃莉诺拿起古书,向着魏斯巴赫的驻地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