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五四八章 寒铁精母现

作品:前任无双|作者:跃千愁|分类:玄幻魔法|更新:2020-02-25 19:19:06|下载:前任无双TXT下载
  说这话时,他瞥了眼一直在盯着看的监拍飞行法器。

  蠢干硬干,他早已过了那个成长阶段,凭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和心态,不到非必要是不会去那样干的。

  何况这种往地下深挖的举动,也不能蛮干,不能施展法力狂轰乱爆,悠着来的话,凭他们这几个人,还不知道要忙活到什么时候。

  等他们完成,最强五组搞不好已经把任务给完成了。

  “有人代劳?”五人惊疑,谢燕来问:“师兄,是其他各组吗?”他也忍不住看了眼监拍的飞行法器,低声道:“师兄,这样做的话,明显违规啊!”

  林渊:“到时候自然会知道。”

  考核规则上说了十号考场的考核任务各组之间不得互相帮助,他怎么可能在监视下违规,到时候荡魔宫愿意放过,只怕朝堂上的那些人也不会答应。

  他很清楚,荡魔宫只是监考,许多事情荡魔宫是做不了主的……

  监考中枢内,一道光幕已经将林渊标画出的地图给定格了,清晰呈现在了李如烟的眼前。

  随从看后,感慨道:“这厮还真是有手段,大人料事如神,他果然是在寻找矿源地的矿精。不过摆明了,他似乎放弃了借各组的手,这样一来,还真是连违规擦边都不算了,考核是允许利用厉鬼找东西的。”

  李如烟慢慢吸了口气,平静道:“是被我干扰了,他干脆轰轰烈烈的直接干了。”

  随从迟疑道:“那些鬼修不太可能成群结队的无缘无故帮他干这种事,他也不太可能同时威胁到这么多鬼修,难以控制,双方怕是达成了什么交易。大人,真的不想办法查一查吗?”

  李如烟瞥他一眼,很想问问他,你以为林渊当众指着我鼻子说那些话只是气话不成?人家说了,他若是考核不过关,就要赖我身上,而我确实出手干扰了。

  人家现在未出现任何违规,所为都在考核规则之内行事,查什么?查出了什么,我是干预还是不干预?

  再次遏阻的话,你当人家那番话是开玩笑呢?人家来个灵草不够,炼丹失败考核不过关,把人家灵草弄少了的责任谁来背?因干预导致考核失败的责任,你来背吗?你背的动吗?

  那厮真要借机耍赖的话,故意把事情闹大的话,那就不是区区一组考核失败的事了,只怕朝堂上一大群正愁找不到借口的人要跟着群起而攻,要借机从陛下手中争夺灵山考核权。

  那厮能说出那话,不是信口发泄,是号准了脉戳荡魔宫软肋的,你以为我说他对荡魔宫很了解是开玩笑的?不但是了解荡魔宫,人家对局势也很清楚。

  李如烟很清楚,他一出手干预,林渊立马反击的情形,说明两人已经隔空交上手了,这种交手方式是一般人看不懂的,交手范围一旦扩大,将不仅仅是局限在考场内,更大的波澜将会出现在考场之外。

  林渊的敏锐察觉力超乎了他的想象,真正是毫无防备之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已被人一击戳中软肋。

  双方已经隔空摆开了阵势,要战要和,人家掌握了先机,悉听尊便,随时能放大了和你玩!

  他现在连下黑手都不敢了,林渊直接捅破了,真要把林渊搞死在了这,那段众所皆知的斥责内容的存在,立马会惹得朝堂上的人要办他,届时只要有人咬住要查清,陛下都不好阻拦,荡魔宫也无权审问,得回避,不可能让他们自己查自己,肯定要把他给交出去接受审讯的。

  人家说的很清楚了,你李大人敢再坏事试试看!

  两人暗中隔空交手,他已经落了下风,这事他不好随便说出来,只能是轻描淡写道:“不重要了,只要考核的过程和结果不出现违规就行。”

  如今,他被林渊一出手给掐住了脖子,也只能是这样了。

  再看看其它光幕里的各考核组,多乖顺,本该好好的一场考核,却出现了个另类,搞的他闹心的很。

  一开始荡魔宫就担心那厮会进神狱考场搞事,日防夜防,为此不惜换了主考坐镇,结果还是没能防住。

  好在一点,那厮显然也不想留下什么证据,能继续这一点的话,大家都有退路,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防止意外出现……

  三八五组的人再次出发了,向梳理出的矿源地靠拢。

  尽管有人代劳采矿,可林渊不可能身在它处而导致鞭长莫及,肯定要坐镇附近,一旦有变能随时出手干预……

  两天之后,五十来名鬼修集中在了矿源地附近,找到了就近的矿藏,顺势挖开了。

  忙的那叫一个热火朝天,五十来名鬼修联手轮流上阵,挖矿的挖矿,往外搬运的搬运。

  日夜不停工,轮流休整,白天无法排出的矿物则在通道漫长堆积,到了晚上再继续往外排,总之不耽误挖矿的进度。

  也不可能把整座矿给挖了,真要那样做的话,那得多大的工作量。

  只能是顺着发现的矿精蛛丝马迹的脉络往下一直挖……

  “我说,都挖三天了,到底有没有大量的矿精存在啊?”

  忙碌的鬼修当中,终于有人忍不住发牢骚了。

  前方帮着运输矿物的楼千重闻言,立刻回头大声喊道:“放心,我们刺探的清清楚楚,肯定有大量矿精存在,他们灵山考核的人,除了找灵草,就是找这个。若没有大量矿精炼制的丹炉,灵山学员的考核任务完不成,荡魔宫的考题这样设置不是没原因的。如今咱们凭借大家的力量,已经先找到了矿源点,只要找到矿精毁了,他们的考核任务短期内就没办法完成,我们就能争取多活一些时间寻找生机。”

  “我看到有考核学员在其它矿里进进出出,他们不会从其它矿里提炼矿精吧?”

  “提炼矿精,一点点提炼,那得提炼到什么时候?只要他们一时间无法完成考核,就得拖下去。我们花几天的时间,来换上几个月的生机再慢慢想办法谋生,划得来。”

  “我说楼千重,你不是在耍我们吧?”

  “看你这话说的,我耍你们干吗?耍你们挖矿,挖出来矿我是能吃还是能用?若不是事关要紧,我吃饱了撑的跑这里来做矿工好玩不成?”

  “那说不定是你犯贱呢?”

  “哈哈!”一群来来往往忙活的鬼修闻言大笑。

  楼千重不顾嘲笑,吆喝道:“我们已经挖这么深了,矿脉不可能无休止延续下去,我估计快了,大家再打打精神。”

  这里话刚落,矿洞深处忽有人高声呐喊道:“粗了,变粗了,可能快到了。”

  一听这话,楼千重立刻放下了拖运的活,快速闪身往矿洞深处飞闪,不少人也跟着跑去看究竟。

  很快,一群人挤在矿洞底部探看,只见开挖的黑色矿体中,有一点手指般粗细的且黑的发亮的点。

  有人喊了声,“起先断断续续的如断丝般难寻,突然变这么粗了,应该是快到了。”

  挤来观看的楼千重立刻对前线参与轮流挖掘的麦成山递了个眼色,自己悄然后退撤离……

  地洞深处,盘膝打坐的林渊霍然睁眼站起,断然道:“寒铁精母已经出现了,立刻出发,再晚的话,要被人给毁了!”

  谢燕来等人惊喜站起,林渊已是骤然闪身而出,五人紧急追赶而去,一群飞行法器急速跟上。

  地下一出,一行火速飞往几十里外的采矿点,直扑目标地洞口。

  有人?洞口进进出出悄悄忙活的鬼修一惊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冲下来的林渊就已经是直接带头动手了,当场杀了一名鬼修,立对着洞口施法呐喊道:“厉鬼作祟,欲破坏考核,围剿大军即将赶到,杀!”

  他拔剑冲杀在前,势不可挡。

  迎着冲上来的数名联手鬼修就直接开战,这林师兄还真敢干呐,真正是一点都不胆怯。

  谢燕来五人有些心惊肉跳,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跟着拔剑往里冲杀,跟着一路狂冲狂杀,皆是头回经历这样和成群的鬼修真拼命的阵仗。

  监考中枢内,跟拍三八五组的考核画面已经乱了套,运送矿物的通道里掉落的土石太多,已经被打斗给搅了个灰蒙蒙一片,根本看不清了是怎么回事。

  有几只跟拍的飞行法器已经被打落了,也不知是厉鬼动的手,还是三八五组成员给打坏的。

  但是已经不重要了,这种情况下,就算是被三八五组队员给打坏的,那也只能是情急之下的误伤。

  “怎么回事?”跑了过来的祁入圣等人急问。

  这轰隆隆持续的打斗动静,从画面中传出,想不惊动其他监考人员都难。

  再见混乱一片的监拍画面,大家想不惊疑都难。

  李如烟面无表情地盯着打斗画面,并未吭声,心里清楚林渊等人在干什么好事。

  不过一群监考人员很快都看出了端倪,看出了三八五组是在和一群鬼修打斗。

  混乱画面并未持续太久,两处矿点临近,一边分了二十来名鬼修,哪挡得住林渊打头的冲杀,加之林渊那一嗓子吼,一群鬼修不是被当场打杀了,就是被吓得仓惶逃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