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19章 大鹅暖心又扛饿

作品:对谢哥哥撒个娇|作者:是uu呀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1-09-21 00:07:43|下载:对谢哥哥撒个娇TXT下载
  温淼非常郁闷地叹一口气,像是在为小朋友的教育而发愁:“然后我又问他,那你觉得自己以后还需要在生活中的哪些方面努力啊?”

  见温淼这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林尔也跟着她叹起气来:“那小朋友怎么说的?”

  想起小朋友的回答,温淼顿时更忧愁了:“他说在抗打的方面。”

  林尔:“……”

  嗯,怎么说呢?

  只能说小朋友们的回答果然丰富多彩。

  林尔上午还有一节课,是给五六年级的小朋友上的。

  主要是讲教材上的一篇课文。

  有课文可讲,林尔就没那么无所适从了,带着小朋友们读了一遍之后,她放下了手里的课本,抛砖引玉地问了个问题:“那大家知道这篇课文的主人公伏尔泰先生,是哪个国家的吗?”

  “中国的。”底下的小朋友们异口同声地答。

  林尔:“?”

  这个答案就太出乎意料了。

  林尔的表情明显一顿,她懵了懵,连嘴里的话都磕巴了一下:“啊、啊?中国的?”

  “对呀!”小朋友们又是异口同声。

  林尔:“……”

  不是法国的吗?

  但看小朋友门这个整齐划一的架势,林尔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记错了。

  前排坐着的一个小姑娘似乎是看到了她懵然的表情,犹豫了一下,还是有些疑惑地说道:“老师,他不是福尔康的弟弟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林尔张了张口,一时有点儿难以回答。

  呃,这血缘关系扯得是不是有点儿远啊?

  林尔接不上话来的这个空档里,底下的小朋友们已经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。

  “福尔泰,福尔康,不都是姓‘福’吗?”

  “如果不是弟弟的话,那肯定就是哥哥了。”

  “你们都看课本啊,课本上的这个伏尔泰的‘伏’,好像和福尔康的‘福’不是同一个字呀?”

  “所以是远房表哥?”

  “不一定吧?我觉得远房表弟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见下面讨论的这么热烈,谢衍也稍稍偏头过来,问了林尔一句:“福尔康是谁?”

  林尔:“?”

  知道他没童年,但不知道他这么没童年。

  《回家的诱惑》和《甄嬛传》都看过了,这么经典的《还珠格格》没看?

  “就是那个紫薇,我爱你爱得好心痛的尔康,我和你看山看海看月亮那个。”林尔简单描述了一下,又问他,“你没看过《还珠格格》啊?”

  “没有。”谢衍说。

  “……”

  居然还有90后没看过这个?

  林尔哑然片刻,问他:“那你小时候都看什么啊?”

  谢衍想了下,缓声说:“第一,我不是拽,我是愤怒。”

  林尔:“?”

  什么?

  谢衍:“第二,我不叫喂,我叫楚雨荨。”

  林尔:“……”

  她想起来了。

  这不是《一起来看流星雨》里的台词吗?!

  无言半晌,林尔问他:“你不是只喜欢看卑微小宫女一路爬上皇后位置的宫斗剧吗?”

  谢衍“啊”了一声,解释道:“这个流星雨,我是跟十三一起看的。”

  林尔:“……”

  也是,时桑就喜欢这种少女心满得都要溢出屏幕来的恋爱偶像剧。

  下午五点半,学校准时放学。

  几个值日生留在教室里扫地,其他学生都背着书包回家了。

  林尔又泡了一杯枸杞茶,还贴心地也帮谢衍泡了一杯。

  她觉得谢衍也非常需要这东西。

  一整天的课上下来,林尔终于明白老陈的头发为什么会这么稀疏了。

  上课,确实很劳心劳力。

  院子里,孙老师又开始支那口大锅,准备熬晚上的地瓜汤。

  温淼像朵萎靡不振的小蘑菇似的,蔫巴巴地蹲在台阶上,她的双手环着小腿,脑袋微微歪着,下巴枕在膝盖上,眼睛看向孙老师支着的那口大锅的方向,嘴里嘀嘀咕咕:“又、又是地瓜啊……”

  温淼虽然不挑食,但一天三顿的地瓜宴,连用来磨牙的零食也是地瓜干,仍然是吃得她眼神都有些发直。

  台阶上还蹲着一个小姑娘,也就两三岁大的模样,应该是在等哥哥做完值日一起回家。

  小姑娘圆乎乎的小短腿一收,也学着温淼的样子把脑袋枕在了膝盖上,奶声奶气地跟她说着话:“老师老师,我今天学了一首诗,我背给你听好不好?”

  她的年龄还太小,说话含含混混的,口齿还不算太清晰,但背起诗来,倒是像模像样:“鹅鹅鹅——呃,鹅鹅鹅……”

  只是记忆力出了差错,小姑娘反复“鹅”了两句,往下就背不下去了。

  估计后面的那几句忘了。

  温淼听着她背诗,肚子顿时更饿了,“鹅鹅鹅”进到耳朵里,全成了大写的“饿饿饿”,一字一顿地戳着她饿得咕噜咕噜直叫的胃。

  小姑娘皱巴着一张脸,想了大半天也没想起来“鹅”后面是什么,最终她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牛角辫,问向了温淼:“老师,你会背这首诗吗?”

  “会呀。”温淼蔫巴巴地答,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。

  “那你背给我听好不好?”小姑娘奶声奶气地道,“我忘记下一句怎么背了。”

  温淼耷拉着脑袋,应了一声“好”。

  《咏鹅》是吧?

  温淼揉着自己咕噜咕噜直叫的胃,一边神游天外地背着:“鹅鹅鹅,智者不入爱河,铁锅只炖大鹅,爱河伤心又难过,大鹅暖心又扛饿。”

  小姑娘:“?”

  小姑娘的表情逐渐迷茫起来。

  虽然她不记得下一句是怎么背的了,但好像不是老师说的这一句吧?

  小姑娘有些疑惑地问:“老师,这个也是《咏鹅》吗?”

  “是啊。”温淼点了点头。

  小姑娘更疑惑了:“可是为什么和我之前背过的好像不太一样?”

  这时,空气中飘来一股又香又酥的味道。

  和院子里正熬着的地瓜汤明显不同。

  温淼的肚子咕噜一声,配合地叫了起来。

  温淼顿时回了回神,忧郁又悲伤地说:“确实不一样,可能是因为你咏的那是生鹅,我咏的那是熟鹅吧。”

  小姑娘:“……?”

  啊?还有这个说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