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920章 传说中的文化人

作品:对谢哥哥撒个娇|作者:是uu呀|分类:女生专区|更新:2021-09-21 00:07:43|下载:对谢哥哥撒个娇TXT下载
  温淼继续垂下脑袋去,喃喃自语:“谁家在炖肉,好香啊,是炖的大白鹅吗?我好饿啊……”

  咕噜,大鹅果然暖心又扛饿。

  尤其是铁锅里的……

  院子里还有几个年龄稍微大点的学生,应该是三四年级的,放学了也磨磨蹭蹭地不肯走,正像小鸡崽子一样围着贺寅叽叽喳喳地说着话。

  贺寅就是那只被鸡崽子们包围着的带崽老母鸡。

  贺寅当学生当了这么多年,现在终于过了一把做老师的瘾,即便是放学了,也非常乐于传道授业解惑:“《论语》吗?论语中的哪句呀?”

  小鸡崽们叽喳个不停:“就是老师你在上课的时候,给我们说的那个在河上的那句。”

  “河上的?”老母鸡贺寅回想了一下,然后“啊”了一声,道:“我想起来了,‘子在川上曰,逝者如斯夫,不舍昼夜’——是这句吧?”

  “对呀对呀,就是这句,我回去就背给我妈妈听,告诉她这是我今天新学的。”

  “哇,老师,你真的好有文化呀。”

  “你是我们见过的最有文化的人。”

  小鸡崽们丝毫不吝啬自己的溢美之词,吹得贺大老母鸡一阵飘飘然。

  贺大老母鸡高兴极了,忘乎所以地问:“真的吗?你们怎么知道老师有文化的?”

  “因为你说的话我们都听不懂。”小鸡崽们诚实地道。

  “……”

  贺寅脸上洋溢着的笑容戛然而止。

  原来在小朋友们的世界里,说一些让人听不懂的话就是有文化了啊……

  刚才听温淼背诗的小姑娘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过来,伸手揪了揪谢衍的上衣衣角,仰着头奶声奶气地叫他一声:“哥哥。”

  谢衍的视线往下一落,低眼看她:“嗯?”

  大概是怕几位小老师们心里不平衡,小姑娘非常“懂事”地安慰起了院子里的其他人:“哥哥也是个文化人。”

  旁边站着的沈嘉喻轻轻笑了一声,稍有兴致地偏头看了过来:“怎么看出来这个哥哥是文化人的?”

  小姑娘一脸认真地道:“因为哥哥会背《咏鸭》。”

  沈嘉喻:“《咏鸭》?”

  有这首诗?

  小姑娘:“嗯,还有《咏狗》。”

  沈嘉喻:“?”

  小姑娘揪了揪脑袋上的牛角辫,胖乎乎的小短手又指了下温淼:“那个姐姐也是文化人,她会背《咏大鹅》,熟的大鹅。”

  沈嘉喻:“……”

  虽然不知道谢衍的这个《咏鸭》和《咏狗》是怎么一回事,但依照他对温淼的了解来看,这个《咏大鹅》是真的不太对劲儿。

  温淼从台阶上跳下来,在小姑娘面前蹲下,抬手在她圆乎乎的小脸上捏了捏:“其实这个哥哥也是文化人。”

  小姑娘眨了眨眼睛:“这个哥哥也会《咏大鹅》吗?”

  温淼想了想,道:“虽然不会咏,但他会炖大鹅。”

  沈嘉喻:“?”

  沈嘉喻:“……”

  温淼松了手,歪头看向沈嘉喻,示意道:“来,给小朋友展示一下你作为文化人的文化底蕴。”

  沈嘉喻轻轻挑了下眼尾,片刻,轻而缓地开口道:“子在川中曰,救命。”

  温淼又看向林尔。

  要表达的意思很清楚:

  该你了。

  林尔想了下,道:“子在川下曰,咕嘟咕嘟咕嘟咕嘟。”

  接下来,接力棒又传到了谢衍那里。

  谢衍淡定道:“子在川底曰,别救了,晚了。”

  好,接力顺利完成。

  温淼非常满意地摸了摸小姑娘翘起来的牛角辫,做了最终的总结:“看,一院子的文化人。”

  唯一背出正确答案的贺寅:“……”

  这样教小孩儿,真的没问题吗?

  临近六点钟,值日生们打扫完卫生,背着书包陆陆续续地离开学校,校园里也渐渐安静了下来。

  孙老师的那锅地瓜粥开始咕嘟咕嘟地冒起了泡来。

  香味顺着风在院子里四处飘荡,香得一院子的人脸色都有点儿发绿。

  即便是再香的东西,像这样天天吃,顿顿吃,那也让人遭不住。

  林尔搬了个小凳子,找了个上风口的地方,打算避一避这满院飘香的地瓜味。

  刚坐下,兜里的手机就震了两下。

  林尔把手机拿出来,低头看了眼。

  是辅导员在班级群里发的消息,提醒参加支教活动的学生别忘了拍张照片,到时候回了学校,这些照片是要往档案袋里放的。

  今日事,今日毕,林尔做事向来不喜欢拖着,就打算趁着晚饭前的这个空档里,先把照片拍出来。

  去找谢衍的时候,碰到了正在蹲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,双手托脸盯着大白鹅看的温淼。

  大白鹅被她盯得一阵毛骨悚然,生怕自己被拔光了毛丢进大铁锅,赶紧扑扇着翅膀飞快地跑开了。

  林尔走过去,顺口问了一句:“猫爷,你的照片拍了么?”

  温淼依依不舍地把视线从大白鹅的身上移开,仰起了脑袋来,有些迷糊地问:“什么照片?”

  “就是支教的照片呀。”林尔拿出手机来,朝她晃了两下,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班级群的消息,“刚才辅导员在班级群里说的。”

  “诶,我没看手机。”温淼双手撑着膝盖,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我手机没拿,在屋里呢。”

  她的手机没电了,就放在楼上的办公室里充电了。

  懒得再上楼去拿手机,温淼就又问了林尔一句:“照片要怎么拍?”

  “说是随便拍,单人和团体的都行,只要背景图是支教的学校就可以。”林尔说,“辅导员说这照片是要往档案袋里放的。”

  “那就好办了呀。”温淼立时来了精神,“单人太麻烦了,我们几个一块拍张就完了。”

  “我也是这个想法。”

  林尔一边说着,一边往院子里看了一圈,只看见了正在端着碗玉米渣喂鸡的谢衍和沈嘉喻,没瞧见那位真正的文化人贺寅老师。

  “河马呢?”林尔收回视线来,有些疑惑地问了句。

  “不知道跑哪去了。”温淼跟着看了一圈,也没找到贺寅的身影,就说道,“那我们先拍吧。”